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 > 正文阅读

河南周口情感婚姻咨询————郑未未老师

发表日期:2021-12-16 23:24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青少年情绪障碍的治疗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,随着医学科技和心理治疗技术的进步,这一现状正逐渐得到改变。积极心理学作为新兴起来的学科,从不同的角度给予抑郁症全新的支持方式,它在教育、预防和治疗方面的不断努力,正在改善传统心理学或医学之中无法逾越的部分。现在我们即将采访河南周口情感婚姻咨询————

  郑未未:在和一些来访者以及他们的家属接触的过程中,我发现很多人对心理咨询师的认知有些来源于影视媒体,有些来自玄学宗教,大部分人会觉得心理咨询师很神奇,好像一眼能看穿我。也有人觉得很可怕,自己会被心理咨询师操控;还有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,不就是给人开导吗,谁不会啊?

  心理咨询师不是神,没办法猜透来访者的心思。所以心理咨询师不会算命预测未来,也不能修改和操控记忆。那么,为什么有人会觉得,我跟心理咨询师聊的时候,似乎觉得对方真的能看透我一样呢?这不是靠什么玄妙神奇的法力,而是靠大量的学习实践经验。

  不论哪一个心理学理论和流派,都是基于大量的实验观察和案例跟踪、统计、分析之后得出的,来源于科学研究。

  咨询的过程也一样。咨询师不是凭空想象出某些判断,而是通过谈话,从各个角度去观察和收集数据,整理素材,然后才得出推论,并且和来访者去核实讨论。

  比如,你和同事的相处方式,是否以前也出现过呢?在上一家公司里有类似的情况吗?在你上学的时候发生过吗?你更小的时候在家里发生过吗?

  在核实的过程中,咨询师可能会发现一些重复出现的模式,并把这些模式展示给来访者看,引发对方的思考并讨论。

  郑未未:其实不仅仅是恋人、夫妻之间,还有父母子女之间,以及亲戚、朋友之间,只要有一方侵犯了对方的自我边界,就会给对方造成伤害。你是不是有这种感觉,你明明很爱对方,也自认为为对方付出了很多,但是,为什么对方往往不但不领情还总想逃离你(这说明你给对方造成了伤害)?接下来,咱们就来探讨一下,怎么在亲密关系中把握好亲密与疏远的合理尺度,让你的爱不至于把对方“溺死”,避免对方逃离你甚至怨恨你。让我们告别伤害,走向爱。

  我们都渴望拥有一段高质量的亲密关系,双方都能成为对方生命中极其重要的部分,甚至有人希望达到一种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的水乳交融的一体状态。是不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近越好呢?是不是干脆两个人成为一体更好呢?不然。高质量的亲密关系,需要两人很亲近,但是也应当有合理的距离感。如果两人之间完全没有了距离,就没有了自我,就跟婴儿和父母之间那样,属于典型的“未分化”状态。只有在亲疏达到一个让人舒适的程度,双方才会既能源源不断地从关系中汲取养分,又能保持自我、独立自主,达到亲密感和距离感的平衡。在一段恋爱关系中,最好是两个人分别、轮流扮演着“追逐者”和“疏远者”的角色。“追逐者”,就是那个主动靠近、表达爱意、付出爱的人,或者,是那个离不开对方、控制对方的人。“疏远者”,就是那个被动甚至在关系初期有点疏离的人,或者,是那个有勇气离开对方的人。当两人分别是追逐者和疏远者的时候,你追我赶,双方的情感,才是流动的,有生命的。

  郑未未:答案很明显,他们大概率根本没有办法成为恋人。比如《射雕英雄传》中的郭靖和华筝公主,虽然华筝公主从小就对郭靖芳心暗许,但是华筝公主没有将这份心意表达出来,而郭靖那时又还是个不懂爱情的憨小子,两个都是“疏远者”,想走到一起的话,不知道得耗费金庸老爷子多少脑细胞呢?

  郑未未:我猜那感觉应该就像是相互黏在一起的吸铁石一样吧,双方牢牢吸住,但却动弹不得,这样的关系,则是僵化的。在一段完全没有自我空间(双方都是追逐者,或者一方始终是追逐者)的亲密关系中,最初,双方可能会醉心于这种亲密无间的甜蜜感,但是时间久了,总会有一方会被压迫地无法喘息,到后来,就会想要逃离这段关系。在很不幸的情况下,甚至连逃离都没有能力和勇气。比如,在苏珊·福沃德的著作《依恋》中有这样一对夫妻,丈夫是一个大男子主义极其严重、看不起女性的巨婴型男人,他虽然看不起自己的妻子,也经常辱骂甚至暴打自己的妻子,但是他却一天也离不开妻子。因为他极懒又自负,不会也不愿意做饭和任何家务,甚至连喝水,也必须由妻子端到他手上他才会喝,否则,他宁愿渴着。他必须依赖妻子的照顾才能活下去,所以他牢牢控制住自己的妻子,不给她任何自由空间,他是典型的追逐者。而他的妻子,由于在经济上不独立,虽然多次因不堪忍受丈夫的羞辱和打骂而萌生了离婚的念头,但是一想到自己没有一技之长,如果离婚后不能生存怎么办呢?于是,她在一次一次受伤害之后,依然选择原谅丈夫,因为,她也离不开丈夫。她,也是追逐者。他们的婚姻,是不幸的。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苏珊·福沃德的书,能够让你在原生家庭、亲密关系等方面获益匪浅。

  郑未未:根据“家庭系统理论”,在父母和孩子没有完成自我分化的情况下,最容易出现父母和孩子的关系过密、界限不清,最后导致彼此都失去自我的后果。“家庭系统理论”由心理医生默里·波文提出,在19世纪40年代,当时的心理治疗界有一条规则——医生要避免跟患者的家人见面、交谈。因为心理医生在与患者家属谈话的过程中,不免会得到很多与患者有关的信息,而这些信息,则可能使得医生对患者产生一种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。而医生有可能把这种刻板印象带入自己的治疗当中,这势必会对治疗产生影响。

  默里·波文打破了这条规则,反而与患者的家属聊了很多,在这一过程中,他发现,他的患者和家人之间,在情绪上有很大的相互作用——有很多家庭,家庭成员之间形成了一种“共生现象”,一种“你离不开我,我离不开你”的状态。后来,他又研究了大量案例,得出结论:家庭是一个情绪单位,患者出现了心理问题,并不是仅仅是患者自身的问题,跟他的家庭也有着极大的关系。这就是“家庭系统理论”的诞生,现在,“家庭系统理论”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比较完善的理论,它的核心观点有三个:自我分化概念、慢性焦虑概念和三角关系概念。与本文密切相关的,是“自我分化概念”,所以,我们就主要探讨自我分化概念,慢性焦虑和三角关系,我后续会另行讨论,本文暂且不赘述。

  一种是溺爱型父母。溺爱型的父母,从小将孩子照顾得太过于周到,孩子不用为自己的任何方面操心、负责任,所以,孩子自然也就无法形成一个成熟、完整的、敢于抉择和担当的人格。孩子成年之后,依然事事都要依赖父母,典型的,比如最近几年比较流行的一个词——“妈宝男”,他们就是因为妈妈太过强势、太过溺爱自己,所以即使他已经成年了,依然没有任何主见和担当。这个时候,他的人生,也就是他父母的人生,他没有能力也不知道怎么决定自己的人生,于是,一切听从父母的意见:上哪所学校、读什么专业、选什么工作、跟谁结婚、在哪买房、什么时候生孩子、孩子上哪所学校、读什么专业......没完没了,没有自我,完全被淹没。另外一种是控制型父母。控制型的父母和溺爱型的父母,有一部分是重合的,很多溺爱型的父母,他们同时也是控制型的父母,我之所以把控制型的父母单独拿出来,是因为相对于溺爱型的父母,控制型的父母还有一个特点——更自私、更专横、更霸道。

  郑未未:既然亲密如夫妻、家人之间,都需要有必要的距离感和自我分化,作为核心家庭成员(即父亲、母亲、孩子)之外的其他亲属(注意,这一个部分所提及的“亲属”均指核心家庭成员之外的其他亲人)、朋友,就更应该有保持适当距离的自觉性。除非某对夫妻实在是无法处理好夫妻之间的问题或者矛盾,亲自向一位亲属或者朋友寻求意见或者建议,否则的话,最好不要轻易以“家人”的名义随意插手别人的事情。当然,这里有一个文化和观念的鸿沟,传统中国的家族文化看来,只要是“本族”的事情,那么,本族所有人都有资格和权利来“管上一管”。但是,随着中西文化、观念的不断融合,新一代的年轻人越来越重视自己的自我价值、自我空间和隐私,越来越不喜欢别人(包括父母)对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,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工作、恋人、伴侣、孩子的任何事情评头论足。“闲人马大姐”这种“热心肠”,如果管的是年轻人的“私事”,那对不起,即便知道马大姐是出于一片赤诚之心,但她越界了,侵犯到了别人的私人领域,依然会招致别人的反感。

  河南周口情感婚姻咨询的郑未未老师总结一下,不管是在爱情中,还是父母孩子之间,都应该给对方留下舒适的空间,给他们的自我留下自由呼吸的空间,这样的亲密关系,才是让双方都舒服的、健康的。而亲密度相对更远的其他亲戚,平时彼此保持有求必应的程度就够了,不要过多地干涉他人家的私事,才是顺应时代的处理方式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